吾之与卿wz

是个辣鸡画手。杂食的不能再杂辽...
本命魔道金光瑶/HP双子/杀破狼沈易。
是个瑶all党,秉持着爱他就让他all所有人的原则。
拒绝吃一切江澄受向,当然是在上一条的情况下。
雷区最好不要碰呀...虽然是个小透明,但我也有脾气的!
雷 曦澄/聂瑶
其他都还好...澄曦和瑶聂可接受呀。

住嫖曦瑶曦,澄宁。当然真仪也不错嘿嘿嘿。

不追星,对三次无感。

头像是自设,只有校服爱我。嗯。

今天想到一个梗...江澄喜欢狗,温宁之前被叫做温狗...
emmmmm
扒糖小能手是我了xx(buni

P1是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太太的单纯不做作的兰陵金家的瑶瑶!成图还没出来先留个线稿码着...呜呜呜吹爆这系列!!
P2是我流瑶...上色废不想说话。

顺便再祝一下蓝大生快∪・ω・∪

【魔道】你们M高事事怎么这么多

 #纯属瞎编...天雷ooc
    #有借用唐人街探案的梗...侵删
    #心血来潮才会更...哈哈哈哈
    #纯属娱乐2333
    #如果脏了您的眼真的很抱歉鸭

     第一    魏无羡你给我滚出来!



 1.江澄很讨厌魏无羡和蓝忘机,尤其是这俩一起。

  2.高一时有次大课间,他看见魏无羡在蓝忘机背上勾搭温宁,江澄及其厌恶这种行为,于是他灵机一动,骂了一句:

  “skr!”

  3.魏无羡私低下叫江澄师妹,明面上也叫。江澄叫魏无羡死给,但是因为skr一战成名。

  4.M高第一届艺术节,江澄画了条紫色的蛇,中间盘了根棍子(可以参考救护车上的图案)。有个特别可爱的妹子来找他,希望江澄教她画画,江澄特别开心,问她什么时间。

  妹子回答:立刻有。
  江澄:我没时间。
  然后妹子就气的跑掉了。江澄死直男的名号也传开了。

  全程跟踪的魏无羡表示:深藏功与名。

  5.江澄,魏无羡,金光瑶和蓝忘机一个宿舍。除金光瑶一个“贫民窟”长大的孩子,其余都有把佩剑。

  6.有一天,蓝忘机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什么东西,然后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起了避尘,走进了厕所,魏无羡企图阻拦,但是不成功,眼睁睁看着蓝忘机走到了镜子前,把避尘横在脖子上——

  刮掉了胡子。

  避尘:咱擦擦还是把好剑。

  7.高一第一次学校旅游,魏无羡在大巴上在江澄睡觉时给他编了一头小辫子。江澄坚持自己是宇宙直男癌,他回去就要做拉直。

  双杰友谊就此决裂(buni)

  8.蓝曦臣出去玩喜欢带一大堆吃的,金光瑶表示深有感触。

  在景区

  蓝曦臣:阿瑶喝酸奶吗!

  金光瑶:不喝。

  在宾馆

  蓝曦臣:阿瑶喝酸奶吗!

  金光瑶:不喝二哥你闭嘴吧。

  在大巴

  蓝曦臣:阿瑶你喝酸奶吗!

  金光瑶:我不喝二哥我求求你别问了!再问自杀!

  在机场

  蓝曦臣:大家有吃橙子的吗?

  金光瑶:二哥你再来一个沙拉就凑齐燃烧我的卡路里了我求求你真的别再问了!

  魏无羡:我不吃橙子,就吃两个橘子,剩下的都给你们留着好吗!

  蓝忘机:(我可以笑吗)

  江澄:死给!

  温宁:?我好像还有饼干...

  9.温宁真的是个天使——来自魏无羡。

  10.论有个天使是舍友的好处

  每当魏无羡准备和蓝忘机打游戏,温宁总会认真地拉着江澄出去。你问我为什么?温宁说这样魏无羡会更开心——

  江澄:魏无羡你是怕我说出你打游戏不——

  魏无羡:不,我不怕(使劲捂住)
  

突然温宁xx
占tag致歉鸭

【魔道】[多cp向]黄泉有族

#性感吾之在线码字
#墨者写作真好用xx
#时隔多年我又回来辽,这回是新坑,以前的坑准备都暂弃,等心血来潮再码吧2333
#ooc预警呀!
#小提醒真的超级多!cp1v1不拆不逆呀!
#有原创角色呀!是无cp的呢。
#如果可以那么开始——


其一   其名梦魇

   黄河中游有条支流,泉水浊黄,邻人戏称黄泉。泉边有一酒馆,因地得名'黄泉酒肆'。

  酒肆掌柜是一女子,姓孟,从小跟着父母从北方迁过来。是典型的北方姑娘的长相,五官端正立体,不算娇贵,但一身男子气概不容小觑。右眼卧蚕下有一道暗红色的肉疤,延伸进鬓角里。

  后来又认了个弟弟,来的时候拖着一身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人倒挺乖,办事也蛮快。不亏她救命。

  酒肆有个规矩,做小二得给孟掌柜看看,长得太好看的不收,长得太丑的也不收。办事也得机灵,端个盘子碗都能给摔了不就一花瓶,没用。

  因为交通方便,往来住宿的游人也不少。但仙家门生基本是不来的,也不知道这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孟卿否靠在门口玄关那,抚着手里的酒坛子:“哟,是哪阵风把您吹来了呀,改天我叫几个在门口扇扇子去。”随行的门生都笑了,被江澄一个眼刀蹬过去,不敢说话了。

  门生都等在店外,孟掌柜带着江宗主找了个隔间坐下。

  孟卿否双手一摊,道:“说吧,江宗主有什么吩咐。还是有什么要问的?”江澄有些犹豫,道:“我跟你没那么多虚情假意的屁话,你知不知道梦魇?”

  孟卿否‘嗨’了一声,“这我知道。”她拍拍手,“小玉!”一个五官秀气的少年端着簸箕跑过来,似乎没有看到江澄:“阿姐,有事吗?”“给江宗主讲讲关于梦魇的事吧。”孟卿否揽过他的肩。

  “梦魇呀,之前跟着阿姐夜猎时有遇见过,就是长成你最害怕的东西...但是在每个人看来都不一样。不过心智坚定的话一般不会被吓到。”少年微笑着,把头发捋到耳后,“姐姐就是这样。似乎没有怕的东西,然后就把梦魇给收服了呢,真的很厉害!”

  江澄问:“孟掌柜,你说这个梦魇怎么收?”

  孟卿否:“就是那种锁兽链,锁住然后拿缚魔网套住。别把它想得太可怕。”

  江澄蹬了她一眼:“滚。”

  

  一周后,江澄带着门生又来了。这回是和孟卿否一行汇合夜猎,准备一举抓住梦魇兽。和世家不同,她身后跟着的全是店小二,不得不说有些奇怪。这回孟卿否的弟弟没有来,被她留在店里代替自己当掌柜了。

  他们穿着统一的衣服,应该是专门夜猎用的吧。

  梦魇一般出没在毫无人烟的地方,最纯净的环境里。上次瞭望台报告说发现在黄土高坡上,便是这回的目的地。

  孟氏与江氏一行人御剑而行,不过几个时辰便到了

  山西地穷,多亏瞭望台及时汇报才有这回夜猎。负责接待的修士说当地净是住的茅草土坯房,再就是火炕。孟卿否从小在北方呆惯了,火炕反而觉得熟悉。那些江家门生净是些软柿子,住不了硬板床。江澄也无话可说,只得忍他们半宿。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风吹得沙石飞扬。梦魇应该出来了,她这样想。几个少年跟着她,他们就像一群猫,奔跑时悄无声息。江氏的人跟着江澄走了另一条道,准备分头行动。

  寒风凛冽,一声少女的哭喊划破天际。她冷汗直流。似乎,雪崩了。其余几个也都有在怕,但都将之抛诸脑后。

  江澄隐隐约约听见一声‘阿羡!’,那声音转瞬即逝,似乎有火在燃烧,噼里啪啦,木头的爆裂声,叫好声。不久,有人在打架,能从喊声与击打声中听出来,有一方是形单影只,危在旦夕。

  他带着一众门生包抄过去,几具死相凄惨的尸体被遗弃在地上,有被火烧死烧焦了的散落尸骨,有胸口呈浆糊一般的血肉淋漓,头部被埋在地里的男子。还有...胸口被横插一剑,双眼紧闭的江厌离。

  对面的山坡上有个少年,看不清楚他的脸。那人向江澄大喊着,似乎在叫醒他:“江宗主——那不是——你姐姐——这是——梦魇呀——”

  他身后跑来几个人,是孟卿否他们。





——正文分割线——

这章有澄宁的...如果仔细看能看出来。嗯。

开心x

文/by  吾之
2018.9.26

  
  

也许会画个宁大人的2333
私心宁濑x
是民族服装…感觉这个pa超带感der

辣鸡画手准备转行)呸
是瑶瑶。
准备上色乐希望不会翻(ง •̀_•́)ง

摸鱼使我快乐。在火车上画的瑶瑶xx
所以有人注意到那条抹额吗!